莫听风雨

孤独的成长

#乱七八糟的梦境#


梦见在课堂上睡着了,似乎是做了一个很怪的梦。


有一个小朋友不见了,我拼命的大喊,想要找到他,一直跑一直喊,后来终于在一个地方看见了他,他有些神志不清,浑身发抖。后来我就醒了,我清醒的时候也在喊,越喊越委屈,因为我想起来更早之前找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后来就哭了。


下课了,我坐起身子,看到我的位置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人,我刚刚找的那个小朋友,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有一个男生就走过来了,看着我似乎有话说。我刚刚哭得眼泪还没擦干净,眼眶里的泪水落下来了,把他吓了一跳。后来我凑到那个小朋友耳边说我要去上厕所。


二楼厕所很奇怪,先是一年巨大的镜子,等有人上厕所或者上完厕所,才会出现厕所门。它的厕所有点像太空舱里的,我们等在外面的包厢里,厕所在更里面的包厢。我们看厕所门出现了,几个女生都跑进去等厕所。我们几个女生在那里聊天,聊着聊着,里面突然传来男生说话的声音,他说“我要出去了”


我们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这里是男厕!我们赶忙在那个男生出来之前跑出厕所。


然后我和一个女生跑到楼上去上厕所了,上完厕所在吃东西,我吃了一口她的,味道有点一言难尽,隔壁桌的男生说她这个东西现在已经没有人吃了。


刚说完,上课铃打响了。


我赶忙掏出扫帚骑上去,带着那个女生一飞而下,快速的飞回二楼。


我回到课室,发现那个男生也在,他一直看着我,我原本的位置已经被那个小朋友占了,所以我不得不另外找位置。


#乱七八糟的梦境#

20190730


回家了,回家之后才发现家里摆了很大的宴席,是家里的亲戚结婚,请了全村的人喝喜酒,估摸着算了算大概有五六十桌,宅子里、长廊里以及池塘上搭建的桥廊上,熙熙攘攘的坐满了人。


我回到在外公家前刷到我舅的朋友圈——多亏了zlt我们在这剪纸,然后配了一张很多人坐在客厅里剪纸的图片,我莫名其妙。到了之后发现只有妈妈和弟弟在,他们正在拆我从南京带回来的饼盒,我清楚的记得我买的是那种聚齐了八种口味的饼盒,但是拆开来看却全都凤梨酥,虽然有些奇怪,但凤梨酥的味道实在好吃,一大盒一下就被吃了一大半。我想着爸爸没在别还没吃上就没了,我就说剩几块我拿给他吃。


我穿得白色衣服脏的一塌糊涂,全是土,我弟给了我他初中的校服。我拿上凤梨酥就要开车回家给爸爸吃,刚出门还没走远,苏打(!)叫住了我,他身上绑了很多绷带,有红色的、白色的。他以为我又要回学校了,他抱住我不肯撒手,还晃了晃身子,舅舅这时候也走上来问,我说只是回家一趟,然后我就要走,经过那桥廊的时候,桥廊上的人都急匆匆的往宅子里走,神色有些不安。


我在桥廊转角的时候碰见了刘聪,太久没见,突然见到了我有些不敢相认,但是他一下就认出了我,跟我打招呼并且要和我击掌。


回到家之后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那么急的往宅子里走去。房子被施了保护罩,保护罩外面有好多头狼,身躯特别大,我站在屋顶思考着该如何回去外公家。梦里的我会一点轻功,但是功力不深,一跳一跳的躲避着追在身后的狼。


然后就醒了。八点十五分。

【提契诺之歌】

作者: @十四溪 


前几天只来得及匆匆看过就得带我妹去玩了,今天下午终于有时间慢慢的阅读完这篇文啦。

怎么说呢,看完全文下来特别感慨,认真的看下来又有好多话想说,g7在感情方面因为迟钝和不够果断勇敢而接连错失了两段感情,相比之下蔡蔡和方方则更勇敢一些。

在我看来,方方就像那从玫瑰花,在人造光的照耀下健康的成长,从小时候父母的悉心照顾,到阿云嘎和郑云龙以及两个兄弟的陪伴成长,他们就像方方的人造光,在那次被欺负的时候方方也不曾露出挫败的状态,这就说明方方被照顾、教导得很好,而g7的出手相救就像与人造光不同的阳光一样吸引着他,除此之外,这可能跟他们之间有极高契合度也有一定的关系。方方有着少年人特有的单纯干净和不畏惧,他抓住了和g7接触相处的机会,也尝试去走近g7的内心,但是g7因为那个梦魇的原因就推开了他,说到这里我不禁叹了一口气(g7你真是...),他勇敢又坚硬,这个在他和蔡蔡有危险的时候表现得比较明显,他能冷静的猜测并且果断的把蔡蔡推到安全的地方,这里就真的帅到我了(方方好帅!)。其实看到g7试图挽回方方的时候我就在想,当一个人心中那股热切浓烈的感情终于被冷水彻底的时候,想再重新燃起已经不容易了吧,方方的性格给我的感觉是他的爱情是热烈的,g7冷漠相待又让这份爱变得沉默,再加上g7对蔡蔡的感情又是挡在他们之间的一块大石,最后只能以一纸以他自己作为条件换来的离婚协议结束这段只属于方书剑的爱情长跑,从叫龚子棋的牢笼里跳到了蔡程昱的牢笼里,看到这里时候有种真是造孽的感觉,怎么就是情敌蔡程昱呢,方方和那块挡在他和龚子棋之间的石头突然就要变成伴侣关系了,就真的挺戏剧性的。

十一岁的蔡蔡和长大成人之后的蔡蔡性格不太一样,我认为有一部分是因为方方的出现吧。蔡蔡在沉重的期许和厚望中成长,被教导控制自己的情绪,连哭都得偷偷地,这样的成长环境与方方不一样,方方和小蔡相处的时候除了带着他练习五感的控制,也常常和他聊与学习不相关的事,这让蔡蔡不再只能在父母给的压力下成长,他会渐渐展现出少年人的好奇和向往,也会变得开朗一些。同样都是三年,龚方和昱剑之间的三年实在是不能比(不过方方说的多了三年那里我不是很明白说的是不是和龚子棋一起的那三年)。和方方建立了哨向关系之后的蔡蔡,对方方的一些细节其实特别戳我(在这里要感叹一句老师写他俩之间相处的一些细节写得真好,可能是因为我自身阅读习惯的原因,有些地方我是得完结了之后再去看才能发现,会有哦~原来是这样的想法哈哈哈),能感觉到蔡蔡是真的在意方方并一直护着他,两人之间互相是小朋友的关系这种设定挺有趣的,在各种意义上都是对方家长的感觉让我觉得这样真是太甜了哈哈哈。

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明白失去的东西多重要这种桥段真是又狗血又爽。

龚子棋这我真是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哎,那么好的一个老婆就这样跑了。g7的性格让他不擅长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有很多事情都藏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总觉得他心里有道防线,方方在防线外过不去,他自己在防线内固执着,连马佳也是后来才能和他亲近,而在他心里作为小太阳的蔡程昱在临走前问他还有什么话对他说的时候,他依然什么话都不说(我真是看着都着急)。后来他挽回方方的时候有点笨拙又真诚,戒指,糖,黑卡,徽章...把现在的龚子棋和过去的龚子棋一起交给你,这句话的心意和重量真的很足了,在我心里,g7真的适合方方,但是他实在是太晚才明白了。

其实我特别喜欢蔡蔡问g7你还有什么对我说,这个地方就像一条线把他们三个之间牵起来了,就很微妙的感觉

啊呀因为真的很喜欢这篇文,所以絮絮叨叨的写了好多也不知道写了啥,也不知道理解得对不对hhh。很感谢十四溪老师写出这样一个故事,写的超级棒的,番外真的好好玩!!还有后续视频真的牛逼hhh

在这个小学生读后感结尾 @十四溪老师,答应给您的评论写出来啦~ 


【上音line】是梦境

可能是因为看文看多了,我连做梦都是他们仨

是一个梦境的扩写,第一句话就是梦里的g7原话

 

01.

 
 

“方书剑你快点离开我的世界——”伴随着这句话一起落下山崖的还有一块形状圆润的石子。

 
 

拿着瓶矿泉水刚爬上来的贾凡被龚子棋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眼睛一瞪,莫名其妙的问他:“龚子棋你干嘛啊?人方方哪里惹到你了你干嘛这么大恶意”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龚子棋被贾凡吓得一抖,差点没站稳,转过头来哀怨的看着他。

 
 

“…我没有”

 
 

“所以你说你这几天脑子里都是方方,连昨晚做了一整晚的梦都是关于他的?”贾凡皱着眉看他,一脸的高深莫测,他摸了摸下巴靠近龚子棋压低了声音说:“龚子棋,你该不会偷偷喜欢我们家方方吧?”

 
 

龚子棋面无表情两秒钟,接着眼睛慢慢睁大,额头的抬头纹被挤出了浅浅一条,一脸的震惊“!”

 
 

两人对视了几十秒,龚子棋脸部表情慢慢恢复正常,沉思一会然后摇摇头冷酷的说“没有”

 
 

贾凡听得气的要打他“那你怎么——”

 
 

“凡哥”

 
 

贾凡和龚子棋同时回头,看见方书剑站在他们斜后方,手里拿着两个面包和两瓶水,脸上的表情不太好。

 
 

方书剑看了眼龚子棋后才去看贾凡,露出一个笑容,对贾凡说:“凡哥,我怕你饿就给你拿了一个面包”

 
 

“我们方方真贴心”贾凡走近方书剑,揉揉他的头发,一脸的欣慰。

 
 

方书剑又笑了一下,把面包塞到他手里,然后他直直的看向一直看着他的龚子棋,冷漠的说了句我没想到龚子棋你那么讨厌我。

 
 

龚子棋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话还没说出口方书剑就毫不留情的转身走了,只留一个背影给他。

 
 

贾凡翻了个白眼给他,也直接走了。

 
 

02.

 
 

一整天的露营活动里方书剑都没跟他说过一句话,连个眼神都没有,龚子棋想道歉,想解释说并不是因为真的讨厌他,只是因为这几天一睁眼一闭眼想的全是他的这种感觉让他很烦躁,才说那么一句话发泄一下而已。

 
 

你活该,因为你那句话真的太伤人了。了解了整个过程的李向哲如此说到。

 
 

“我错了”龚子棋看着不远处跟蔡程昱笑成一团的方书剑,他大约是被蔡程昱逗的,他笑得脸都有些红了,蔡程昱还一边对着他手舞足蹈一边盒盒盒盒笑得很大声。

 
 

晚上躺在帐篷里的龚子棋闲着没事做,点开微信去刷今天的朋友圈动态。

 
 

贾凡发了一张大家到达山顶时的合照,和一张夜晚的星空图,配了几句话——今天天气很好,运气好的话应该看到流星。他顺手点了个赞。

 
 

下一个是马佳,是一张他拍和一张自拍,也同样配了一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嘿,马佳还挺有诗意。他也点了个赞,还评论了一句,佳哥真帅。

 
 

再刷下面几条是微商,卖鞋的,连发好几条。

 
 

接着就是蔡程昱的。

 
 

蔡程昱也是发了照片,九宫格,图片内容全是他和方书剑的,同样也配了字——在其他镜头下的我们@方儿。图片是他俩自拍的时候的姿势,姿势各种各样奇奇怪怪,有蔡程昱揽着方书剑的肩看着方书剑的手机自拍镜头,有两个人对着手机比耶的,还有都戴了帽子凹造型的,那股傻气都要从照片冒出来了。

 
 

龚子棋现在的心情难以言喻,决定直接滑过这条动态。

 
 

他手往下一滑,下一条朋友圈看得他眼睛都直了。

 
 

紧挨着蔡程昱的,是方书剑的朋友圈。

 
 

只有三张照片,是他和蔡程昱的自拍。方书剑的镜头感比蔡程昱的强,也比蔡程昱上相。第一张照片是他俩做一样的鬼脸,特别搞怪。第二张是四十五度角,方书剑扯着一边嘴角笑,蔡程昱则是一手搭着他的肩,一脸的冷酷。第三张才是让龚子棋最酸的,两个人交错站着,方书剑侧身扭头望向镜头,似笑非笑的表情,暖黄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为他渡了一层光,特别的惹人眼,蔡程昱则背着光,站在他对面看着他,阳光只能为他的侧脸描出一点轮廓,他戴着的一副金色细框眼镜,能被阳光照射到的眼镜腿和一个角显得煜煜生辉。

 
 

龚子棋不由自主的啧了一声。

 
 

他来来回回看这三张图大概不下十次,手指停在点赞功能上方,犹豫半天,最终还是只保存了图片。

 
 

现在闭上眼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妈的方书剑好漂亮。

 
 

03.

 
 

第二天早上蔡程昱来找他的时候他还没怎么清醒,迷迷糊糊中看到蔡程昱笑得傻里傻气的,他眉飞色舞甚至有点手舞足蹈,龚子棋听到蔡程昱兴奋的声音:“子棋子棋你知道吗”

 
 

龚子棋翻了个身,表示并不想知道。

 
 

“方儿昨晚答应跟我在一起啦!”

 
 

龚子棋瞬间惊醒,眼睛一下就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看向蔡程昱。蔡程昱脸红扑扑的,双眼亮晶晶的,似乎在回想什么令人害羞的事,龚子棋惊恐的看着他,该不是……

 
 

然后蔡程昱凑近他,有些害羞又迫不及待的分享“昨天我们还打啵儿了”

 
 

龚子棋绝望,一犹豫刚看上的甜美小白菜就被好兄弟悄无声息的拱了。

 

周五那天要回家去参加朋友第二天的婚礼,刚好那天外公复查结果出来,舅舅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家,我可以搭个顺风车。

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刚巧赶上下班时间,广州的道路不管是哪都会堵塞,我们夹在车流中跟着一起缓步前行,途中,坐在后座的外公一直看着窗外,偶尔蹦出一些感叹。外公一生都在村子里生活,又因为晕车,没几次能出到城里去看看,他见到公交车都会说一句,他说公交车都有一层楼那么高,小汽车走在旁边总感觉公交车像坐山一样,感觉要压过来。我刚开始还没注意,后来仔细一想觉得着实朴实又有趣。

“这些楼那么高怎么建成的?”

高速路上,外公说“一条路全是白色的灯,是往后面去的,一条路全是红色的灯,就跟我们一个方向,看着都是屁股上的尾灯”

“迎面来的车快又多,就跟蚂蚁出洞一样哗啦啦的,也像装米的袋子破了一个洞,米哗啦啦的流出来”

#乱七八糟的梦境#

很可怕也很不可思议。

我一个晚上总共做了两个梦,两个都很鬼气森森,令人害怕。

第一个梦

我梦见我有一种能力,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才比较清楚正确,我在梦里可以使已经死了的人再生去完成死前正在做的最后一件事。在梦里的我刚得到能力就跟别人说了,但是他不信,我不得不做一次给他看。我在一个已经死了很久口吐紫色污秽东西的尸体面前蹲下,手快速的插进尸体的嘴里,没一会尸体就抽搐起来,呕出更多的紫色东西,接着,他头一歪又死了。我非常不喜欢这种能力。

第二个梦

说起来,在我为数不多的噩梦里,这个房子已经出现了两次,都是很恐怖的那种。

梦境里我是一个能力水平时高时低的人。外婆家的老房子被改成别墅后出租了,租客是一家人,后来有一天我问起外婆那些人都不租了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外婆跟我说,因为有一天他们都集体死在别墅里。

外婆跟我说着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我自己也莫名其妙的进去了那个事件中,回到了事情刚开始的时候。

“那个房子很邪门,屋子里整天寒冷阴暗,开了灯也是一样,整个屋子鬼气森森的”

“他们刚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是很正常的,有活力,面色红润。可是随着住的时间越长,他们像是被妖精吸干了精气,整个人冒着黑气,脸色也青的,也不说话,鬼气森森的样子,就跟活鬼一样”

说到这里,我眼前突然就出现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元气少女,头围着围巾,气色很好,看起来很阳光,但是没等我再仔细看看,她突然变了,围巾下的脸冒着黑气,黑眼圈极重,原本饱满漂亮的苹果肌凹了进去,一下变得很可怖。

“突然有一个晚上,他们集体死在房子里,房子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黑紫色的气体,一团团的飘在空中,晃来晃去。”

我也不害怕,接着我又回到了他们刚住进房子的那个时间。

我发现,这些人的死亡是有原因的。

我突然出现在教学楼里,手捧着一叠纸片。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我下了楼,边走边往下扔纸片,走一段扔一张,后来我越来越清楚的知道我为什么要扔,因为我潜意识里知道要想救他们,避免那件事情发生,只有这样才行。

纸片越来越薄,我也快走到低层了,我发现了一张比较特殊的卡片,上面是黄佩佩和朱晨瑜的合照,在每个人的下面写着各自的名字,我当时心就跳了一下,知道事情要遭,我立马把那张卡片撕了,把碎片混在一起。

跑到模特班,问班里的同学“黄佩佩和一个之前有在青志部门的同学在哪?”我当时一下没想起来美丽的本名是什么,很着急又说不出来。

黄佩佩听见我在找她,她叫了我,我忙跑过去,把手里的碎纸片抓了一半给她,并凑近她压低声音对她说“这个你一定要贴身携带,可以保你的命”然后又把剩下的给她“还有这个,给美丽,一定要让她随身携带,绝对不可以离身”

将合照和名字撕碎混在一起,并贴身随带,这样那些东西就分不清谁是谁,便可以逃过一劫。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

男生准备女生节的礼物

暖暖的木瓜炖奶和甜甜的巧克力和水果糖

已经好久都没有记录梦境了,而我这段时间也的确没有什么梦可以让我能记录下来,因为忘记得太快,还没来得及整理记录就忘的一干二净了。